联系方式 信息反馈 站长日记 网站地图
 
监利教研http://www.jljy.net
 | 网站首页 | 教育信息 | 教育科研 | 高中教研 | 初中教研 | 小学教研 | 特幼成职 | 学校频道 | 教师频道 | 校园图片 | 资源共享 | 
您现在的位置: 监利教研 >> 教育科研 >> 校本教研 >> 正文
专 题 列 表
相 关 文 章
没有相关文章
最 新 热 门
更多
最 新 推 荐
更多
载入中…
打开心窗——监利县第三届课程改革推进会发言稿         ★★★
打开心窗
——监利县第三届课程改革推进会发言稿
作者:陈新国 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 点击数: 更新时间:2014-04-30 15:51:32
  我所以把今天发言的题目定为“打开心窗”,是源于一则叫做《打开心窗》的益智寓言故事。
  小和尚连续多天闷闷不乐,于是老和尚把小和尚带到一处山坡上打坐,外面春色宜人,老和尚却一言不发,小和尚不知道师傅葫芦里买的什么药。天快黑时,老和尚带他返回,快进庙门时,老和尚抢先一步将庙门关上,把小和尚关在了寺外。天完全黑下来了,老和尚在里面问:“外面有什么?”小和尚回答:“一片漆黑,什么也没有。”老和尚又不理他了。夜更深了,天更黑了,小和尚突然顿悟,高声说:“师傅,我看见了,外面什么都有,山林、小溪、飞鸟、清风……一切都在!”
  对这则寓言故事有多种解读,我的解读是:当心窗关闭时,心灵的“视线”会被“夜幕”阻隔、遮挡;打开心窗,收入阳光,心灵的“视线”就会透过黑暗,看到别样的风景。 
  我认为,在推动课程改革向纵深发展的今天,也需要“打开心窗,收入阳光”!
  一、晒一晒课改成果
  高中课程改革走到今天,我们确实取得了一些令人欣喜的成绩:
  △监利中学的“理想课堂”从09年开始,一直坚持,经过不断的探索,课堂转型已经基本完成;
  △实验高中创建的“三三五生命课堂”已被湖北省教育学会确立为省级科研课题,4月15日已正式开题;
  △监利一中与昌乐二中已经建立了课改联盟关系,正依托课改名校,全力推进改革;
  △朱河中学与武汉市长虹中学多次合作互动,课程改革也正在稳步推进;
  △新沟中学、柘木中学近一年来课改的脚步迈得特别坚实,已经形成了自己的套路与特色;
  △城关中学,长江中学,大垸中学,汪桥中学和龚场中学也正进行着积极的探索和有益的尝试;
  △监利县的课程改革推进会到今天已经举办了三届……
  整体形式:课程改革正成为全县高中教育教学的主旋律,学校教育生态也正发生着深刻变化。 
  二、捋一捋课改历程
  从2009年8月《监利县普通高中新课程实施指导意见》草拟下发,到今天已经将近五年。对这五年的课改,我的评价是:“积极尝试,稳步推进”。我们确实是在这么做,课改第一年几乎所有的学校都有所行动:积极外出学习,积极部署策划,积极选点尝试。有的是选择几个班进行试点,有的是选择一个年级进行试点。理想情况是:一年试点,积累经验;两年铺开,全力跟进;三年提升,形成特色。这才是真正的“稳步推进”。可我们的改革现实是:一年尝试,两年还原;再次尝试,再次还原……有的还不到一个学期,就还原了。在这一次次的“进”与“退”的反复中,再现出的是我们内心的纠结。这个纠结,直到今天并没有完全舒展、平复。
  拒绝陌生是人自我保护的一种心理防御机制,面对新的事物,都必定会经历一个从认识到理解到接受再到融入的过程。
  正如西服在中国的历程一样:最初看到有人穿西服、打领带时,很多人觉得特别别扭,甚至是嗤之以鼻;当穿的人越来越多,虽然心理上还在拒绝,自己绝对不穿,但已经不再排斥,对别人穿西服已能接受,不再侧目;当西服已成为各种正规场合的正装时,你会下意识地选择穿上它了。到现在,西服已不再是一种很特别的服饰,它成为了我们日常着装的一个普通选择,因为西服已经融入了我们的生活。
  我们的课改到底走到了哪一步呢?我认为,我们基本度过前面的认识、理解与接受阶段,课改正在慢慢“融入”我们的学校,“融入”我们的生活。还以“西服”作比,现在是周围“穿的人越来越多”,也“穿出了风度”,“穿出了风景”;我们的现状是:虽然仍然有人在拒绝、在观望,但有更多的人开始“艳羡”了,开始“试穿”了,开始“找到感觉”了。这是我们进一步推动改革向纵深发展的良好时机。但要让“西服”完全融入我们的生活,我们还有一些“心结” 需要打开。 
  三、理一理课改心结
  打开心窗之一:高三与课改,跟进还是稳住?
  高三改不改,这几年来,我们确实特别纠结。我们有改革的欲望和冲动,但我们有更多的顾忌和彷徨。今年是课改的第五年了,全县只有监利中学本届高三没有如以往一样退出高效课堂模式,他们做了第一个吃螃蟹者。在他们的身后,是否凝聚着一道道怀疑与观望的目光。
  监利县的课程改革其实启动得并不晚,推进的力度并不弱,之所以出现反反复复,与跨越不了高三这道门槛有很大关系。高一高二改,高三再还原。到下一个轮回再改,再还原。我们在这种“进”与“退”的循环中纠结着,徘徊着。我认为这是一个走不出的死循环,跨不出这一步,课改就不可能深入,所谓的改革或许就变成了折腾。
  高三改不改,考验的是我们对课改的信心与决心,也考验的是我们的眼界到底是保当前还是重长远的问题。
  我认为,当课改必须为备考让路时,这就注定了我们课改的成色,含金量不会很高。贫矿是很难炼出足金的。
  中国教师报2014年4月2日刊登了一篇关于辽宁葫芦岛市南票区高桥中学的专题报道——《高桥中学的课改演绎》。这所学校给我印象最深的,是课改中他们提出的“三不怕”原则——“不怕乱,不怕慢,不怕成绩烂”。对这“三不怕”我是这样解读的:一是坚定的课改决心。无论出现什么情况,课改的脚步绝不停止;二是强烈的课改信心。即使暂时出现一些波折,但他们确信,成功一定会在未来等着;三是勇于担当的责任心。不将课改可能出现的暂时性波折的责任推给老师,解除他们的后顾之忧,让老师轻装前行,不再瞻前顾后。
  经过几年的探索、研究与实践,一所农村中学,一跃而成为远近闻名的课改名校,“师生的精神面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教育教学质量连年攀升”。
  监利的课改还真的需要这种“三不怕”精神!
  昌乐二中敢于说:高考质量是课程改革的副产品。这句话展示出的是一种底气,一种心理高度,这里含有对教育理想的笃信与坚守,含有过人的胆略与气魄,这是他们能够成为名校的根本原因。
  对是否能够打得赢一场战争心存狐疑,先想退路,开打之前就已注定,很难取得最后胜利的。如果打不开心结,挣不脱羁绊,冲不破禁区,监利的课改可能还会在纠结中徘徊。
  李镇西说:“当我终于把高考看透,放开了,高考的结果倒是出奇的好……”“放开”的,其实就是心结。
  监利中学这个心结率先打开了,还有部分学校领导也表示,从下一届高三开始,绝不退缩。如果所有的学校都能打开这个心结,这才是监利课改的希望! 
  打开心窗之二:考绩与育人,重此还是重彼?
  学校教学离不开质量,这是我们应该面对的事实。但在考绩与育人二者中,我们的重心如何选择,考量着我们对课程改革的领悟程度,也考量着我们的教育智慧与育人心态。
  杭州师范学校傅道春教授编写的《新课程中教师行为的变化》一书中,有这样一个案例——“山鹰,起飞了”。一个叫刘勇的学生很爱写诗,把自己写的一首诗《山鹰,起飞了》给班主任(语文老师)看,班主任说:两门考试都不及格,还写什么诗,癞蛤蟆还想吃天鹅肉。学生很伤心,但他很执着,求教于另一位语文老师。这个语文老师给他指出了缺点,并提了修改意见。在学生修改后,给予了积极肯定,并写了一段评语,帮学生发表在《语文报》上。这成为了这个学生转变的契机,这个老师也很好的抓住了这个机会,把自己的认识与看法和他进行了沟通,被学生欣然接受,并化为了后面的行动——成绩一路提升,顺利地考上了大学。
  从这个案例中,傅道春教授得出这样的结论:新课程背景下,教师的关注点应该更加丰富,而不仅仅只有学生的成绩。
  他说;教师对学生关注的不同,所引发的后继活动和教育后果也不同。它的影响过程是这样的:教师关注不同——对学生观察点不同——对学生的评价项目和结论不同——学生发展目标的期望不同——对学生的认可和态度不同——表达和处理方式不同——对学生激发的方向和动力不同——学生在成长中的反应和表现不同——学生发展目标的实现和效果不同。
  刘勇的班主任是只重考绩的典型代表,他的关注点主要集中在学习成绩上,因而他对学生的评价和结论是单一的,对学生发展目标的期望是单一的,处理方式也是简单的用成绩作引导,看不到刘勇身上潜在的亮点,更谈不上对学生潜能的激发。在我们的身边,有多少如刘勇一样的学生,就是在这种单一的视点关注下,逐渐被伤害,逐渐被边沿化,在不断的挫折中消沉下去。
  教育教学质量不仅仅只有考绩,还应该有更多更丰富的内容。单一的紧盯考绩,不仅会造成对成绩不优学生的心灵伤害,对其个性潜能的扼杀,还会失去转变生命轨迹的良好契机,最终也会对学校的整体质量产生影响。说功利一点,我们把有可能争取的许多潜在力量扼杀了。从教师的角度来讲,由于教育目标的单一,关注视点的狭窄,教育智慧也在慢慢萎缩,教育艺术也在慢慢退化,教育人格也在慢慢扭曲,教育境界也在慢慢下滑,这是学校教育的更大隐忧。
  打不开唯成绩论这个心窗,我们就很难完整地拥有全人教育、终生发展的理念,即使有,也许仅有概念存在。洋思中学的刘金玉校长在他的《高效课堂八讲》中谈到的,没有全人观念的高效课堂,就是假的高效课堂。他用了整整一章的篇幅阐述“‘打假’:高效课堂的指导思想”这一观念。“只关注成绩,老师的眼中就只有好学生,课堂上满足于好学生的表现,以好学生的表现来代表全班同学的学习状况。”没有全员的参与,就不可能有自主合作探究的体验过程,所谓的高效课堂就绝对是“假”的高效。没有全人理念的课改,也应该是伪课改。
  苏霍姆林斯基说:每一个儿童都有“成为一个好人”的愿望,我们不能让儿童这种愿望的火花熄灭。新课改的全人教育理念,就是要点燃每一个孩子的这种愿望,让他们成为最好的自己。打开了唯成绩论的心结,就会有更多的“刘勇”涌现出来,这是教育质量更好的保证。透过考绩这道“纱幕”,看得更远些,或许会有更好的“风景”!
  打开这个心结的主体是教师,但关键是学校主要领导。在课程改革推进的过程中,如果学校对教师工作的评价不作全方位的引领,不能形成全人教育的育人文化和育人环境,教师的关注视点是不可能开阔的、多元的,很多成绩不优的学生其发展目标就很难实现或效果不佳,学校的整体质量也会相应受到影响。 
  打开心窗之三:自主与讲授,此高还是彼高?
  在听课中,在评课中,在有意无意的交流中,我能感受到课程改革在教师这个层面上仍然有着很大的阻力。表现在三个方面:一是公开不接受。人对事物的判断是有情感取舍的,因为抵触,所以对新的课型采用的是一种“挑剔”的眼光来进行审视,他们能在一些不太成型的“高效课堂”中抓住一些“并不高效”的细节问题,进行“驳斥”,并加以放大;二是暗中不接受。桌子是摆开了,小组是建立了,可是课堂仍然是“我说了算”,大量的时间仍被教师的讲授所占用;三是下意识的不接受。放不开手脚,课堂上时不时就要站出来,“精彩”地讲授一番。这些现象存在的一个共同的心结,就是对“精彩”讲授的“自我迷恋”。认为学生绝对没有老师讲得清楚,如果讲不清楚,学生就掌握不了,成绩就上不来,质量就会出问题;学生讲耽误了许多时间,不如老师讲得精炼,效率更高等等。许多学校所以进一进又退一退,只有尝试而不能坚持,也是受这种观点的左右。
  “精彩”的讲授,并不等于“精彩”的接受,更不等于“精彩”的掌握。在主导与主体这个角色定位上,许多老师是越位的,而且是多年如此,养成积习。所谓“习以为常”,就是见得多了,做得多了,就以为本该如此。课程改革提出“还课堂给学生”,一个“还”字,表明这么多年来其实我们一直是欠着学生的,老欠着不还是没有道理的。准确的定位自己的角色,做自己该做的,才是我们的本份。
  对于师生的角色定位,刘金玉校长打比方说,教师应该是“毛泽东”,是“张艺谋”,是“袁伟民”。“因为我是‘毛泽东’,所以我要把课堂打造成战场,在课堂上我不能去打仗,我不是打仗的主角,我要把打仗的权利还给学生,让学生全过程去打仗,我只做组织和指挥工作。因为我是‘张艺谋’,所以我要把课堂打造成演场,在课堂上我不能代替学生去演戏,我要把表演和表现的权利还给学生,让学生全过程表演,我只做发现与引导工作。因为我是‘袁伟民’,所以我要把课堂打造成赛场,我在课堂上只组织比赛,做好引导、评析比赛工作,激发学生全员比,全程比、全心比、全力比。通过比赛,形成比、学、赶、帮、超的学习氛围;通过比赛,体现水平,发现问题;通过比赛,达到水涨船高,‘教学相长’”。
  课堂是课改的主阵地,解不开“教的精彩就是学的精彩”这个心结,不能真正做到“把课堂还给学生”,课改的推进就会艰难无比,无法深入进行。 
  除此三者之外,我们还有文理分班的早与迟心结,平行分班与多层分班的心结,选修课程的多开与少开,学习时长与活动时长的构成比例……
  在课程改革的进程之中,我们其实是有所选择与保留的。或者说,我们的课改是一种“选择性课改”,课改的方向与目标还有很强的功利性。我希望我们的课改在不断推动的进程之中,功利性更少些,视野更开阔些,让高考质量也能成为我们课改的副产品,让课改之花开遍我们的校园!
  打开心窗,收入阳光,就会心怀高远,我们所期待的“绝美的风景”,就可能不经意间呈现于我们眼前!
文章录入:太空    责任编辑:太空 
【字体: 】【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
  • 上一篇文章:

  • 下一篇文章:
  •  网友评论:(只显示最新10条。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
    | 关于本站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站长邮箱 | 友情链接 | 网站公告 | 版权申明 | 管理登录 | 
    网站备案编号:鄂ICP备11003317号
    Copyright @ 2003-2011 JLJY.net All Rights Reserved.
    地址:湖北省监利县容城镇江城路81号  邮政编码:433300